亚搏在线新闻网

视点首页>学术纵横> 正文

普林斯顿大学Stephen Macedo教授谈全球化与民粹主义的兴起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27日 15:52点击次数:

[本站讯]3月25日,普林斯顿大学Stephen Macedo教授在青岛校区作了题为"全球化与民粹主义者的强烈反对:行动中的民主还是不满者的反抗"的讲座,讲座由政管学院院长贝淡宁主持。

讲座中,Stephen Macedo教授以当今国际政治中民粹主义兴起的两个标志性事件——"英国脱欧"与"特朗普上台"为起点,分析其发生的原因,提供了"仇外或种族主义与民主制度的失败"与"仇外加种族主义再加民主制度失败"两种解释。讲座从全球化、移民及其影响,世界主义与国内自由民族主义(liberal civic nationalism)和社会正义的对比,什么是民粹主义以及为何民粹主义在此时兴起,应对民粹主义的措施四个方面展开。

他谈到,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英美都对全球化的趋势采取积极态度,但是关于福利国家是否应该超越边界,不同的学者展开了争论,也就是说发展的道德责任应该限制在本国之内还是全球范围,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Stephen Macedo教授用详实的数据展示了当今世界发展的不平衡,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以及美国国内工人阶级收入的降低、下一代超越上一代的艰难。他说,民粹主义者将"美国梦"的挫折很大程度上归咎于移民,大规模的移民人口不仅拉低了普通美国人的收入,还抢占了美国人的就业机会,增加了再分配的阻力以及种族多样化。而美国自1965年以来的移民政策就是"一人移民、全家受益"的链式移民接收政策,这导致了移民规模暴涨;在欧美,移民联合起来与本国工薪阶级形成严重的政治对立。

在讲座的第二部分,Stephen Macedo教授提供了世界主义与国内自由民族主义对于政治共同体的解释,世界主义认为"我们"是世界公民,政治共同体不同于家庭,它是不具道德联结的关系;国内自由民族主义认为,政治共同体具有道德特色,它并非以种族为基础,而是基于长期共同生活构建起的"爱国主义",因此在一个政治共同体内部,公民必须享有完全的分配公平与社会正义。国内自由民族主义除了关注一个政治共同体内部的公正问题,还注意到对其他政治共同体的协助责任。

Stephen Macedo教授认为,民粹主义是平民反对腐败精英的一套理论,它对民主既有好处又有威胁。尤其当它在野时,可以防止精英长期忽视部分民众的利益;当它当权时,容易走向否认协商的另一个极端。当今民粹主义的兴起与英美国家内精英政策的失误不无关系。面对当今的形势,Stephen Macedo教授认为,美国应该改革家庭成员优先的移民政策,而以教育水平、个人技能为接受移民的标准,认识到加固边界的合法性,同时他对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早期的总统候选人选举改革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这与东亚的贤能政治改革有相当的相似之处,而在自由民主宪法范围之内有相对充足的空间去实验它。

Stephen Macedo,普林斯顿大学劳伦斯·洛克菲勒教授,普林斯顿大学人类价值研究中心前主任,美国人文科学院院士,美国政治与法律哲学学会会长,美国政治学会副会长。


【供稿单位:政管学院    作者:李晓阳    摄影:彭欢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张丹丹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